最新 热点 图文

死人才放假?为升学率瞒报?桃江四中校长回应结核病疫情质疑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7-11-20 11:26)
文章正文

在传染病防控手段已十分先进、肺结核可防可治的情况下,湖南桃江四中肺结核疫情何以发展如斯?而且还是在《传染病防治法》规定的重点场所——学校?!

11月18日下午,针对家长和外界对学校的种种质疑,桃江四中校长杨宇接受澎湃新闻()采访,对诸多问题给出了回应。

疾控通知前家长有没有反映过?

澎湃新闻:学校最早什么时候、从什么途径知道有学生患结核病的,知道后采取了什么措施?

杨宇:我们是8月3号由县疾控中心通知第一次知道的,当时有几例。因为有身份证号,疾控中心通过身份证号码查到学生是我们学校的。

8月10号开始进行筛查,到现在为止29例确诊、5例疑似、38例预防性服药。

澎湃新闻:不是学校先上报给县疾控中心,而是疾控中心发现后通知学校的?

杨宇:你能不能发现我患结核病呢?!我们学校里面老师是做什么的?我们是负责教学的,我不能够鉴定这个学生有没有结核病。

澎湃新闻:疾控中心通知学校之前,有没有家长找学校沟通反映过学生患病的情况?

杨宇:家长没有反映过。我告诉你,学生和家长是不会告诉的,为什么?告诉学校的话,学校可能要他休学,因为这个学期高三面临着(高考),他就不会告诉学校,也不会告诉别人,因为这是他隐私。

你看他们是怎么请假的(念家长的请假信息):“老师您好,夏某某上午一直肚子疼得厉害,我想下午来带她去医院。因为她一个月要去拿一次药,然后回班级就可以了。”

澎湃新闻:有说法指2016年7月学校就有一例结核病,有了解过这情况吗?

杨宇:2016年7月我还没有到这所学校,我是去年7月底来这所学校。

有没有立即停课?

澎湃新闻:发现疫情后,学校做了哪些工作?

杨宇:8月10-19号,所有的学生、教师还有一部分家长进行了结核抗体筛查,364班全部师生进行了痰片、胸片检查;27-31号对全校师生进行了PPD检查,筛查后结果呈阳性的师生再进一步进行了检查;然后在11月七八号对364班学生再一次进行CT筛查。

发生这个事情以后,学校加强了卫生工作。我们安排人每天对学校学习、生活、上课的地方进行消毒、通风。

再一个就是带学生晨检和午检,进行双向的管理。早晨看学生有什么症状没有,比如咳嗽、体温高,每个班都进行。晨检以前有,以前是单向的,现在双向的,就是说班主任检查之外,学校里面还有专人检查:每一个班有没有缺课的,有没有特别症状的。

澎湃新闻:很多家长质疑,学校在得知374班多名学生患病后,为什么没有立即停课?

杨宇:这个班(364班)没有(立即)停课,原因是这样的:第一个检查是血检,不是马上出结果,8月10-19号才完成整个检查过程。先是做血检,再然后做胸片,再然后做CT,然后做PPD,每一个检查都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出结果,不是做个血检就能确诊,而是通过系列的检查,全部都检查完了以后呢就是发现了,检查完了以后就放假了。

澎湃新闻:有家长称,至少有8个364班的学生中途转到了其它班,什么情况?

杨宇:转班是存在的,因为(364班)这是一个文科优生班,和普通班之间是流动的。你成绩好上(优生班),成绩差下(普通班),是这样一个双向流动的。

这些学生也不是这一次转的,具体什么时候我必须去查,因为在我来以前可能已经转了(杨宇2016年7月底到桃江四中任校长)。

是否说过“不死人不放假”的话?

澎湃新闻:您觉得这次为什么疫情没有控制住、扩散了?

杨宇:8月份筛查以后到8月31号,就已经有66例(含确诊、疑似和预防性服药病例)了。后来11月7-8号再检查的时候,又新增了几例。这个病的潜伏期有这么长的,不是说学校让它去扩散的。

澎湃新闻:你觉得学校在这次疫情处置中有什么教训或者疏忽吗?

杨宇:学校有什么责任,学校在这个事情有多少责,现在国家卫计委已经下来了,我们桃江县纪委也开展调查了,你们就等待调查的结果吧。

我哪里没有做好,他们自然会来调查我。我对得起我的良心。

澎湃新闻:有报道称你要求“不死人不放假”?

杨宇:我1989年参加教育工作,2000年开始当校长,17年校长了,只是到这个学校还只有一年多一点点。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校长能够说这样的话,共产党员能够说这样的话吗?人民教师的职业道德能够(允许)说这样的话吗?

我觉得自己对得起良心,我没有去说这个东西。

我现在不追究谁说过,只知道我自己没说过就行了。我现在还能够站在我3000多学生面前,能够给他们做报告,我就足够了。

是否为升学率而隐瞒疫情?

澎湃新闻:家长和学生都质疑,学校是为了升学率和下一年的招生而隐瞒疫情,您怎么看?

杨宇:你看一看,桃江四中去年被一二本录取的是519人,一本上线是201人,我们是一个市级的示范学校,而不是省级的,但是我们今年的高考录取率在全市排第四,就是说很多省级示范高中在我们后面,你说我们需要这么做吗?

澎湃新闻:外界有质疑,学校是不是不够重视入学体检?

杨宇:学校里面不可能不支持,怎么说呢?体检项目是学校能够决定的吗?《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(2017版)》规定了新生入学要做肺结核体检。但是2017年新版规定你知道什么时候下发的吗? 7月份才下发到,他们(这次发病的学生)不是2017年入学的。

澎湃新闻:针对患病学生,学校做了哪些工作?杨宇:发现有这么多学生患病以后,学校专门指定了做学习帮扶和心理疏导的人。

第一个是为在家治疗的学生开通了同步网络学习,在教室里面装摄像头,在他们家里面装网络和电脑。凡是需要我们学校去装电脑的,我们都是拿自己的办公电脑去。

安排了“二帮一”政策,就是说一个行政人员一个老师帮助一名学生,一天一个电话,一周送一次资料,甚至要给他讲解资料上的一些疑难问题。

后来学生复学了,疾控中心开了复学证明。我们征求了学生和家长的意见,愿意回原班(大班)的,就回原班学习,在原班学习的过程中如果有哪一门功课感觉有困难,我们的任课老师就利用课余时间给他们补课。

如果不愿意回原班的,我们专门设了一个小班,原来364班的数学老师做班主任。

责编:李青云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