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 热点 图文

2017年债券熊市去杠杆 47只债基清盘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7-12-02 01:58)
文章正文

本报实习记者 冯昭 北京报道

2017年行将结束之际,公募基金清盘加速,一片哀鸿中的债券型基金显得尤为扎眼。

10月中旬以来,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路上行,不断突破机构投资者心理上限;到11月中旬,10年期国债和5年期国债收益率先后升破4%,国开债升破5%;截至11月底,在当月发布公告提议终止基金合同的22只公募基金当中,有9只属于债券型基金;而2017年宣告清盘的90只基金当中,债券型基金47只,占据半数以上,部分债券型基金成立尚不足一年。

机构主动止损

债券的牛熊趋势主要取决于宏观经济基本面。截至目前,2017年中国债券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仅为1.56%,且200多只债券型基金出现亏损;横向来看,当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4%,印度10年期国债收益率亦突破7%,同为新兴经济体的南非10年期国债更是上涨至9.525%。

债券熊市,大有席卷全球之势。

与债券型基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11月29日债券期货、现货市场双双反弹,其中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收盘大涨0.72%;现券收益率也显著下行,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最高下行6个基点。

“债券市场的快速下跌与部分回升,实际出于大家对市场预期调整的判断。”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公司总监兼研发部主任宗军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债灾的形成主要有三个原因,“从宏观基本面来看,大家原以为经济增速会下调,但是随着底部逐步得到确认,下调幅度并不大;从货币流动性层面来看,央行坚持了中性稳定的基调,执行相对稳健的货币政策;此外,资管新规最后定稿、相关政策发布等突发性事件,也会对债券市场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”

国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董德志认为,债券市场的不断调整,主脉络是中国经济需求的恢复与扩张导致,但监管始终是债券投资人头上的一把利刃,不明确、不确定构成了债市重压。

“很多人认为三、四季度经济增速有望回调,但是现在看来调整幅度不大,或者说市场走势跟预期相反了。”对基本面预期的变化,宗军认为债券市场总体格局处于流动性平衡状态,有利于提高货币政策调控的敏感度,“现在看来央行是有定力的,不会轻易顺着以往的老路走。”

但是从微观层面看,两年前债券型基金的狂飙突进,确实是一个增量和存量规模不断放大的过程,流动性相对充裕、合理,加杠杆的投资比较多,当加杠杆产品或者机构有所止损,收益率也随之上升。

“这一波熊市,就是去杠杆背景下主动收缩,券商机构主动止损的反应。”宗军表示。

债市触底加速清盘

从基金发布公告的内容来看,具体清盘原因可分为三类:一是保本基金,到期后不再满足保本基金存续条件;二是触发了合同约定的清盘条款,如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;三是通过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,由持有人投标表决终止基金合同。在11月发布清盘公告的9只债券型基金当中,有8家是表决清盘,占据了债券产品清盘的主要类型。

在债灾中运行至底部的债券市场,是否会因为流动性枯竭造成断崖式下跌,甚至黑天鹅事件的发生?

“我们做过一个宏观动态模型,10年期国债收益率水平在3.7%到3.95%之间,市场估值升破4%是一个相对较高的点位。债券市场运行到现在确实需要调整,但是断崖式下跌的可能性不大。”宗军认为,首先资金面流动性比较稳定,不存在流动性枯竭问题,“但是不排除有人捂盘,目前商业估值还是净买入的概念,配置盘还是在配置,交易盘还是赚差价的部分在卖出,两部分对冲,债券型基金基本处于平衡状态;此外,相关部门也会在短期利率跌停的时候做出一些举动,缓释市场情绪。”

“如果大家不再关注这件事情,或者认为没有什么事情,反而容易出事;如果大家都很关注这件事情,尽量做精度调控,反而不会有大问题。”宗军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“但是在整个利率市场化过程当中,利率风险,特别是流动性风险表现出来的特征是值得高度关注的。”

债基进入内涵式发展

与债券型基金相比,股票型基金表现则颇为出色。10月份以来,超过八成的股票型基金上涨,最大涨幅近20%,近1/5股票型基金涨幅超过10%;“股热债冷”态势进一步显现。

那么,债券市场与A股市场在流动性上是否存在必然联系?

宗军认为,证券市场与债券市场之间的跷跷板是否存在,主要看是不是共同的因素在起作用——如果经济增速很快导致CPI增加,就会形成债券下跌、股票上涨的格局;如果经济增速不高,企业盈利反而上升,债券和股票都应该是涨的,因为股票价格主要基于企业盈利的水平。

但是,与2015年之前债券市场的狂飙突进不同,债券型基金以后将出现增速放缓的趋势,这是一个从追求规模性扩张,到进入内涵式发展的过程,做出这一判断的根据有两个:一是需求端对供给造成了一定的制约,二是中国债券市场规模已经是世界第三,债务杠杆必须调整。

“中国债券市场肩负着两大使命,一是支撑国内实体经济的增长和转型,二是支撑人民币实现国际化。”宗军表示,“因为收益率相对稳定,风险控制、对冲工具发展比较充分,投资群体广泛,投资门槛较低,外国人到中国投资最多的就是债券型基金,金融业对外开放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人民币国际化。”

编辑:严晖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